唯蜜瘦他從汽車修理工成爲一名醫生

 现年47岁的Carl Allamby,在修理了数十年的汽车之后,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现在他是克利夫兰诊所阿克伦总医院的急诊医生,他终于实现了自己那个长期被推迟的梦想。


  Carl Allamby的励志故事正在通过社交媒体和新闻媒体,传播到世界各地。


  重拾兒時的夢想


  唯蜜瘦2006年,只有高中文凭的Carl Allamby决定去上夜校,目的简单明确:成为一名真正的商人。


  唯蜜瘦但對于生物學這門必修課,Allamby是拒絕的:“我是一個商人,我爲什麽要學生物學?”


  唯蜜瘦然而,在Micah Watts教授踏入教室的那一刻,Allamby的眼睛亮了。


  唯蜜瘦Watts教授绘声绘色的讲课吸引了Allamby。虽然是极其基础的生物学知识,却激发了Allamby极大的学习欲望。在课程只上到了三分之一的时候,Allamby 做出了一个足以改变他一生的决定:成为一名医生。


  事實上,當醫生是Allamaby從小的夢想。


  唯蜜瘦直到今天,Allamby都清晰记得高中时,他常常会在文章中以“Allamby 医生”称呼自己。


  但現實中,並沒有人鼓勵他當醫生。


  “我的英語老師告訴我:‘你根本不知道成爲一名醫生要付出怎樣的代價。’”Allamby回憶。


  唯蜜瘦對于Allamby來說,成爲一名醫生,意味著放棄辛苦經營了26年的汽車維修公司,一家六口沒有了經濟來源,積蓄也不知道能支撐多久。


  “我很害怕,害怕積蓄被用完的那一天。我甚至連可以求助的人都沒有。如果我失敗了,後果將不堪設想:我不僅沒有工作,還會欠下巨額的學費,一切都將回到原點。”


  唯蜜瘦但讓Allamby感到欣慰的是,家人對他的這項決定完全支持、鼓勵。


  “我的妻子非常支持我,她知道我在開維修店時所經曆的困難與辛苦,她也有和我相似的成長經曆,所以她非常理解我爲什麽想要改變。”


  除了妻子的無條件支持,孩子們的鼓勵也讓Allamby信心倍增。


  “當我的孩子聽到我要學醫時,他們大聲叫嚷著,‘耶,我的爸爸要成爲一名醫生了!’”


  重拾課本,Allamby比任何人都要努力。


  唯蜜瘦他以優異的成績取得了商學位,之後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醫學的學習。


  由于錯過了入學的截止時間,Allamby只能通過社區學院預習必修課程。


  特立克理工学院的院长Brathwaite博士十分看好Allamby,他不仅在期末考核中给了Allamby A+,还让自己的女儿将曾经使用过的医学书籍和资料借给Allamby使用。


  “這注定是一個艱難的過程,但Allamby有這樣的天賦與能力。”Brathwaite博士如是說。


  唯蜜瘦最終,Allamby不僅以優異的成績順利畢業,還在學校的董事會上被授予了優秀畢業生的稱號。


  修車與愈人,殊途同歸


  高中畢業後,16歲的Allamby在一家汽車配件店謀得了一份工作。


  19歲時,他辭去工作開了第一家公司。公司越做越大,Allamby開始兼賣二手汽車,一賣就是26年。


  唯蜜瘦在Allamby看來,汽車與人體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:“汽車有的計算機系統、線路和傳感器,我們人體也有:傳感器是皮膚、是眼睛、是所有能夠感知到外界的器官,線路就是血管,計算機系統就是大腦。”


  當其他醫生在爲一周80小時的工作時長焦慮不安時,Allamby笑了笑,並沒有說話。因爲與車輛維修的工作量相比,這根本算不上什麽困難。


  唯蜜瘦除了職業經曆的優勢,Allamby的成長環境也賦予了他超于常人的同理心。


  Allamby在克利夫蘭東部一個貧窮的地區長大,周圍都是像Allamby一樣的黑人。他們沒有穩定的經濟來源,沒有足夠的社會地位,大多數情況下,他們遭人排擠,忍受著不公正的待遇。


  “在我長大的時候,如果家裏有的人,警察可以直接將剛出生的嬰兒帶走,因爲他們認爲你不適合做父母。這是只有我們這樣貧窮的地區才會經曆的事。”


  “而且,如果你去醫院就會發現,只有極少數的醫生來自我們這樣的社區。患者很難意識到自己正在被區別對待,更不要說爲自己爭取權利。”Allamby說道。


  小時候的經曆讓Allamby深喑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光鮮亮麗地生活。大多數人並不知道他們所面臨的困難與遭受的不公,這讓Allamby對同理心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:


  “對我來說,同理心不僅僅是對病人的關心與理解,更多的,它要求醫生爲那些被疾病折磨的患者發聲。不管患者來自怎樣的家庭,不管他們貧窮還是富有,他們都擁有相同的生命權利。”


  希望需要人創造


  事實上,在所有美國人口中,黑人男性的預期壽命最低。這一方面歸因于社會資源的不平衡,另一方面也與黑人醫生的極大短缺有關。


  美國醫學協會的數據顯示,全美只有不到6%的醫學畢業生是黑人。自1978年以來,這個數字基本保持不變。


  “多少次我走進醫院,看到黑人患者如釋重負地對我說:謝天謝地,你終于來了!”


  “在那一刻,我更加理解了一名黑人醫生的意義:相同的文化背景和成長經曆會讓患者更加信任我,他們會更願意和我分享細節,接納我的建議。”


  來自克利夫蘭基金會的基馬隆·迪克森解釋道:“有色人種的學生通常不會被鼓勵進入科學、數學和醫學領域。學醫的念頭往往還沒有來得及公布就被扼殺在了搖籃裏。”


  Allamby希望自己能夠推動黑人醫生隊伍的發展與壯大。


  “當我見到初高中生時,我會告訴他們:‘如果你們想要成爲一名醫生,來找我,我會盡我所能幫助你’”


  Allamby對未來充滿期待。



  他甚至爲自己和家人繪制了這樣一副藍圖:23歲的兒子接待患者,自己治愈患者,妻子Kim負責患者的康複,護士出身的女兒則負責照顧住院患者。


  “我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健康地走出醫院,與家人相聚。”


唯蜜瘦正品官方網站

Copyright ? 2014 开封市康鑫源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